武藤兰av

武藤兰av

仲圣文义,多有参观互勘而后明者。茯苓尚伐肾邪,则车前子之固精窍,为何如之固精窍,可深思矣。

若伤寒之邪,宜从表泄,黄虽不实表,而亦无解表之长,且有补虚羁邪之患,断非所宜也。 以无桂枝杏仁,故麻黄生姜俱用至四两,大枣只缘麻姜多而佐之,故减为七枚。

粳米得金水之气多,于益气之中兼能养阴,故补剂寒剂,无不可赞助成功。咸与温则阴阳异趣矣,温而兼辛,辛温而兼辛润,则必阴中有阳邪之证,始克任之。

 或曰∶王氏训标为末,本诸说文,不当创为别解。以大黄黄连攻痞而下泄,附子扶阳而上行。

其方用心肝脾三脏之药,不为不多,独有统率全方者三物。细辛与杏仁,皆所以为麻黄之臂助,而有大不侔者在。

梅实熏黑,味酸而苦,虽是由肝归肾,然能激肝中之津以止渴,不能壮肾中之水以灭火。清任以桂枝汤不效,因头疼、身痛、发热、有汗非伤风证。

Leave a Reply